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

【耽美SM】大學生的輕口味II-第一章: 外遊最重要帶震蛋

「主人...你真的要去...」程其的狗耳朵好似茸下來了。他穿著鄭言琛的襯衫,跪在睡房外,看著鄭言琛拿著行李袋收拾東西。鄭言琛從衣櫥拿出衣服來摺好,然後放入袋中,完全沒有理會在嗚嗚地叫的小狗。

鄭言琛是真的準備上大陸,陳宛兒說得沒錯,不過他不是去清淨頭腦,他是去杭州探望嫣兒。這令程其更擔心,剛剛才走了一個香港代表的Calvin,現在還要處理一個內地代表的嫣兒。程其撲到他的面前,抱住他的腿,不讓鄭言琛再收拾東西。

「喂!」

「主人...叫嫣兒來香港就好了,幹嘛要你上去...」程其完全是一個吃了醋的小狗。程其把頭埋在他的腿間。鄭言琛嘆了一口氣:「你是不是想挨打?」

「不准因為這個而打我!」程其抬頭,還說得理直氣壯。

鄭言琛板起臉來,往他的臉一摑。臉頰微痛,幸好鄭言琛不是太大力,程其也是玩得太過份。程其鬆開手,揉揉他的臉,不敢再任性,乖乖跪在旁邊。

「不要給我看見你依靠著牆跪。」因為Calvin的事和好後,程其又開始任性了,而且他愈來愈隨意,做事馬馬虎虎,姿勢都不好。本來鄭言琛都不想去,但看見程其這樣子,不給點教訓是不行的,還是離開他一段時,叫他好好反省一下。誰料,他拉著自己不讓自己走。

鄭言琛猜中了,程其本來真的腰子一軟就依靠著門框,他馬上跪好:「沒有,主人。」他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什麼時,最近總覺得鄭言琛會寵著他,又不擔心他會離開,變得愈來愈過份,好像不把他當主人來看的樣子。但是鄭言琛一說還是要去嫣兒那兒,程其又慌了。

「說謊。」鄭言琛真是太瞭解程其。

程其知道再無法撐下去:「是...我只是靠了一會兒...」他還要強調他口中的「一會兒」。

鄭言琛轉也不轉頭,下了命令:「自己摑耳光,我說可以才能停。」

程其也明白自己錯什麼,委屈地低著頭,左一下,右一下摑著自己。

「我告訴你,你要是保持這種力度,我會要你摑到晚上。」鄭言琛輕鬆地說。

他總算把衣服都拾好,他拉上袋子的拉鍊。程其知道鄭言琛是認真的,昨天已經被罰跪罰了一個達旦,由凌晨四時跪到早上鄭言琛起床,誰叫程其不想睡,又賴著玩電腦。程其跟鄭言琛說要做報告,卻被他發現是在說謊,結果叫他跪一整晚,早上才可以睡一睡。程其馬上加大打道,用力拍打自己的臉頰,又燙又痛,都變紅紅的。「啪啪啪」的聲音清脆落下。鄭言琛這兩天對他嚴厲了,恍惚是最初當奴那時的態度,不,比起那時還要嚴厲。不過程其寧願鄭言琛對他嚴也,不要對他寬容,他也不想老是惹鄭言琛生氣...鄭言琛坐在床上,看著他一下一下掌摑,舊時的感覺又回來,不錯。前一陣子,好像是個有形無實的主人,這兩天才重調自己的心情,當回一個真正的主人。

程其被打得痛得瞇起眼,但仍然打著,也不敢放輕力,怕鄭言琛不高興。差不多拍打快接近四十多下時,鄭言琛終於叫停。

「過來。」

「哦...」程其真的痛得想哭出來,現在說話也覺得臉部僵硬。程其站起來時,又被鄭言琛喝止:「爬,過來。」

鄭言琛兇兇的,程其默不作聲,低頭,四肢著地,爬前鄭言琛的腳前。

「主人...」到了鄭言琛的腳前,再跪好,低著頭,一臉不滿的樣子。這個不服氣的模樣倒逗笑了鄭言琛。

「怎樣了,小狗不高興?」鄭言琛調戲他,抬起他的下巴。

「好痛...」程其噘嘴。

「誰叫你不聽話。」鄭言琛再輕力拍打他的臉頰,程其都不敢閃避,任由鄭言琛又打又揉又捏自己的臉頰。可是真的好痛,程其的眼角都湧出淚。

「哭了?」鄭言琛擦去他眼角的小淚珠。

「沒事...」程其堅強地抽一下鼻子,鄭言琛捏他的鼻子,搖搖他的頭。

「跪了一晚變乖了,昨天還在跟我吵,死不認輸。」想起來,鄭言琛真的不喜歡昨天的他,說話句句帶刺,好像欠了他一樣。

「主人...可以不去杭州嗎?」程其哀求說。嫣兒對程其來言,真的一大威脅。鄭言琛裝在思考一會兒,但最後的答應還是:「不可以。」這才是可以令程其直接哭出來的事,就算是被打,也許要打得很痛、很痛才哭出來,但程其很怕他的主人會一去不返,這樣想著就哭了。

「哭什麼...」鄭言琛也有點無奈,打他還沒有哭得這麼慘:「你開始學女人嗎?給我玩一哭二鬧...

「沒有...」程其哭著鼻子說:「我很怕主人跟嫣兒走掉了...」相比嫣兒,程其不乖、程其還未接受充分的調教、程其還有一次精神出軌,程其完全是比下去。

「傻瓜。」鄭言琛又再夾住他的鼻了,然後緩緩地說:「三秒內不哭的話,也帶你去。」

程其錯愕,眼淚還不停流。

「三。」鄭言琛開始倒數。

程其還在想著鄭言琛是說真還是假。

「二。」

突如其來讓程其手足無措,他用手背緊忙擦去眼淚,又用力吸一下鼻子,不管鄭言琛是騙他還是哄他,有機跟著去,他一定會爭取。

「好了。」鄭言琛摸摸他的頭,看見他費勁吃力忍著眼淚,雖然看起來髒兮兮的,但感覺也蠻可愛:「換衣服,陪你回家拾東西。」

「真的?」程其錯愕地睜大眼睛,不相信這是真的。鄭言琛吃吃在笑,其實鄭言琛一早打算帶他去。

「我才不會騙你,只有你在騙我。」鄭言琛又裝不滿。

「不會了!不會了!我以後都不再騙主人,謝謝主人。」程其大力點頭,給了鄭言琛一個大大的擁抱,程其把鄭言琛抱得很緊,恍惚不能沒了他。在如何治程其方面,鄭言琛還真的辦法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第一次和鄭言琛去旅行,程其顯得十分興奮雀躍。在家裡不停胡攪蠻纏,這個又會帶去,那個又要帶去,要鄭言琛罵才把無聊的東西放回原處。鄭言琛不是第一次去程其的家,中學時因為一起做報告上過一次,那次和今次的感想同樣,就是:亂。這兒亂得不似人亂住,很難想像自己的家是由程其一手一腳打理的,從他的家,看見程其對他的重視,不禁暗地裡高興。而他的媽媽仍舊不理他和不回家,打電話跟她說上大陸,又是說了句小心點就算了,連什麼時候回來都不理。程其是明顯有失落,但不要緊,現在有鄭言琛在。

他們在高鐵裡過一晚,翌天的下午就到達杭州。

嫣兒親自來接鄭言琛。

「言琛哥、程其哥!」其實嫣兒比他們大,程其被他叫著哥還真不好意思,幸好嫣兒是童顏,才外觀上不感覺奇怪。

「嫣兒,辛苦你啦。」鄭言琛微笑向他招手,他看見嫣兒精精神神也覺得高興。

「要替哥們拿行李嗎?」嫣兒說。程其已經把拿行李的手懸在半空,誰料鄭言琛比他更快說:「不用,我的讓程其拿就行。」語畢,程其手上多了鄭言琛的行李,程其扁著嘴看鄭言琛一眼,鄭言琛盯著,口裡說著不要任性。

「行,我們駕了車來,來吧,這邊!」看得出嫣兒也十分雀躍,畢竟很久沒見了。

嫣兒領他們在馬路旁,看見是一輛黑色的貨櫃車。司機位坐在一個載太陽眼鏡的男人,那個男人從倒後鏡看見他們來,也脫下眼鏡,向他們招手:「小志,這兒!」嫣兒是網名,他的真名是叫郭凱志。

「要叫你真名嗎?」鄭言琛開個玩笑,拍拍嫣兒的肩。

「不用啦,只要是言琛哥叫的,叫什麼也好。」嫣兒也不禁臉紅。程其就在旁猜想,不知道除了嫣兒和郭凱志之外,鄭言琛還叫他做什麼...程其十分懷疑。

嫣兒走到司機位旁介紹他們:「這個是言琛哥,這位是他的愛人程其哥。」程其聽到介紹他是鄭言琛的愛人,心裡才散去一點點的醋意。程其盯著那男人,頭髮短短,乾淨的平頭,笑起來有一個酒渦,都尚算有魅力,不過還比不上鄭言琛,程其心目中,鄭言琛是最帥的男人。

「琛哥,程哥。」男人有禮向他們點頭。鄭言琛也向他握手。

嫣兒笑瞇瞇,然後就悄悄說:「他叫顧壯,是我的...男人。」太好了,程其內心的擔憂有散去一點點。顧壯也吃吃在笑,好像不好意思。

介紹大家認識後,他們就上車,嫣兒已經為鄭言琛訂了酒店,先到酒店放下東西休息一下。程其聽他們說原本打算住在他們的家裡,但嫣兒說家裡亂七八糟怎可以給言琛哥住,顧壯又說酒店遠,去玩的話一來一回已經沒有時間了,看著他們小口兩個拌嘴,程其也微笑了,的確有幸福的感覺。這時的鄭言琛一手摟著他,讓程其躺在他的肩上。程其躺在鄭言琛的肩上,抬頭看著鄭言琛在想,他好像終於有一個歸屬。

「幹嘛?」

「因為你帥。」程其甜甜在笑。

他們到酒店,離晚餐時間還有幾小時,他們先回到房間休息,嫣兒和顧壯就到四周逛逛,他們離開之前,程其看見嫣兒偷偷跟鄭言琛竊竊私語,鄭言琛最後拍拍他的頭,好像說了句謝謝,就離開了。

他們上到酒店,程其把行李把到床上,疲累地躺在床上。這時,鄭言琛不悅環抱著手站在一旁,程其驚覺,看見鄭言琛的眼神就知道什麼事。程其馬上把行李放到櫃子上,然後乖乖跪在鄭言琛的旁邊:「對不起...我的主人。」鄭言琛無氣力地不屑他一眼,然後坐在床上,翹起腳。程其馬上跪到他的身邊,為他溫柔地脫鞋。

「別放肆,你是以奴的身份跟著我來的。」鄭言琛跟他說清楚,他好像聽見去旅行就什麼都忘了。

「是的,對不起。」

「把下身脫光。」

「嗯?」程其錯愕。

鄭言琛曖昧起抬起的的臉,向他微笑道:「我覺得有必要時時刻刻提醒你的身份。」

程其吞嚥,想不到第一次和鄭言琛去旅行,就是一個調教旅行。他不得不說,其實內心比起知道可以去旅行時更加興奮和激動。

程其站起來,把鞋都脫去,然後彎腰曲腳,把褲子脫下。褲子滑到地上,露出他的腿,鄭言琛不禁摸了一把。程其把褲子放在床上。跪好,挺直腰,今天他穿了藍色的內褲,緊貼的剪裁顯得十分立體。程其雙手放在內褲上,慢慢褪下。

「今天放在左邊。」鄭言琛說,也摸了他的下體一巴。

「嗯...」程其都抖了一下,臉也紅紅的。提起左腳,讓內褲繞過左膝,右腿同樣,最後從腳尖勾起自己的內褲,頭低著,雙手奉上給他的主人。鄭言琛拿起他的內褲,把它捲在一堆。

「張口。」

程其閉上眼,微張口。

「張大一點。」

吃力撐大嘴巴,內褲就塞入他的口裡,滿滿的。

「現在計算剛才躺在床上的懲罰,不要給我叫,知不知道?」鄭言琛說,同以用腳在揉撫他的大腿間。程其點點頭。程其皺起的眉頭,可憐雙眼閃爍著,對鄭言琛來說,這是可愛的表現。

鄭言琛在袋子的暗格拿出了東西,一件一件拋在床上。有紅色的麻繩、潤滑劑...還有按摩棒。這支是程其在淘寶選一系列的按摩棒最大號的一支。程其含著內褲,驚恐地抬起來。鄭言琛坐在床上,解開麻繩,算起來,這是他們第一次玩繩子。程其閉上眼,乖乖跪在鄭言琛的兩腳等待。

鄭言琛看見程其這麼乖的模樣,心裡也高興,他輕輕摸他的頭。程其沉醉在他的撫摸上,頭也不自覺靠近鄭言琛。鄭言琛輕笑,然後拉緊繩子,開始綁他。繩子麻麻的不平表面磨擦著他的皮膚,鄭言琛還刻意繞過他胸前的兩點,讓它們緊貼麻繩。
「嗯~」下身的起反應,悄悄硬起來。

鄭言琛把程其抱起,抱到床上,程其色迷迷,半蓋眼睛看著他。鄭言琛向他微笑,又撫摸他已經汗流的額。

「放鬆點。」鄭言琛低頭給他一吻。程其點點頭。鄭言琛把他的雙曲屈向他,綁後後面,腳要屈腳往後同樣綁住,四肢互相連繫又制衡,繩更繞上他的下身。

「嗯!」下身被綁緊,程其的反應有點大。鄭言琛輕拍他,安慰他:「沒事,相信我。」

程其深深地大口大口喘息,心臟用力地跳動,連鄭言琛也聽見。他點點頭,溫馴側躺在床上。良久,鄭言琛完成了。程其的手腳都往後被綁,大家互相拉扯,稍微的移動都會讓胸前和下體的繩拉得一緊,磨擦幾下。程其不小心移動少許,馬上感受到牽一髮動全身的感覺,他在床上顛簸,吃力地渴望找到平衡點,口水都從嘴角流出,樣子狼狽不堪。程其上身還穿整齊的上衣,下身卻什麼都沒有穿,繩子就直接綁在他的身上,感覺特別淫穢。鄭言琛就站在床邊,看著比起杭州美景更美的風景。程其胸前兩點已經變得硬硬,連下身也挺得翹翹。

鄭言琛溫柔摸摸他的頭,然後用潤滑劑在程其面前塗上按摩棒。程其連搖頭的動作也不敢動,眼睜睜看著鄭言琛在仔細把按摩棒每個角落都淫上白色邪惡的東西。程其恍惚嘆了一口氣,將乏力放在枕頭上。

「早點認清你是無法反抗比較好。」鄭言琛吃吃在說,程其委屈地看了鄭言琛一眼,看得他也心癢癢。
鄭言琛坐在床邊,慢慢撫摸他的屁股。程其的身體在微微發抖,卻乖乖不去移動分毫,讓鄭言琛有另一番的感受。鄭言琛先用兩根指頭進入他的後穴。

「嗯!」程其發出聲音,身體微動。

鄭言琛的指頭不停一張一合,慢慢為他後穴擴張,程其一直嗚嗚作聲,看他的樣子,真不知道他是享受還是痛苦。擴張得差不多,程其也習慣了慢慢放鬆,可以做下一步。鄭言琛乾脆地把按摩棒進入,因為潤滑劑的關係,很簡單就滑進去,小穴在含住。

「嗯嗯!」程其在抗議,身體又拉扯一輪。鄭言琛樂看見這個狀態下的程其,高傲的野生豹變成柔弱無助變成等著被屠宰的小豬。鄭言琛坐回他的面前,手拿著按摩棒搖控的震盪器。

「調去弱那兒好不好?」鄭言琛問,程其含淚的雙眼馬上搖搖頭。

「不好,那調去強那兒吧。」語畢,鄭言琛立即把震盪調至強,被程其屁股含下的按摩棒馬上嗡嗡作響。

「嗯啊嗯...」程其吃力在喚著,但什麼也說不到,他一不小心扭動身體,又在床上輾轉反側。程其的樣子痛苦,但眼神流露被刺激的快感。程其好像是在享受這種又甜又辣的痛苦。

「要不要調到最強?」鄭言琛問,程其的眼淚都掉下來,他嗚嗚在說著什麼。鄭言琛拿走他口中的內褲,程其呼吸紊亂,哽咽說著:「不行了...我要去...」他的下身已經忍耐不住。

「你忍不住,我就會綁緊它。」鄭言琛言出必行。程其慌了,又再一次無意扭動身體:「嗯啊...不要...」他知道沒有得鄭言琛允許,他是不能泄出來的。他知道要待鄭言琛心情好才會放過自己。

「主人...求求你。」程其哀求,他唯一只可以依賴的就是鄭言琛。這時鄭言琛電話來了,他隨手把內褲再次塞入他的口中。程其覺得現在連發言權也是在鄭言琛身上。

電話是嫣兒打來,他說外面的小吃店開了,要不要先吃點小吃,再去吃晚飯,背景聽見顧壯在罵他整天都在吃,把錢都吃光了。鄭言琛想一想,難得來到也不能困在酒店玩,就說好,現在就下來。鄭言琛把電話掛了,蹲到床邊摸摸程其的頭。

「嫣兒叫我們去吃東西,讓我想想...」鄭言琛裝著思考。程其有不好的預感。

「我說,我和他們去吃東西,你在這兒享受享受,好不好?」鄭言琛微笑,是一個威脅的笑容。

程其強烈搖頭,他會忍不住,他好想泄,他身體又被綁得痛痛。強烈的反應也讓繩子互相拉扯:「嗯啊...

程其樣子可憐。

「你看似很高興的樣子喔。」鄭言琛笑言,程其哭起來,搖著頭,口裡又說些什麼,但全都變得嗚嗚的小狗語。鄭言琛都被他的驚慌逗樂了。

「那現在給你泄了,也帶你出去?」鄭言琛說,程其抬頭看著他,不停點頭,恍惚看著上帝的曙光。
十分單純地高興,鄭言琛抬起他的下巴,神情認真:「程其,若你答應我明天不丟我的架,做好奴的身份,我就如你所願。」鄭言琛拿走程其的內褲,內褲還粘著他的口水,拉出一條銀絲。

「好.........」無論什麼程其都答應。

「你答應我什麼?」鄭言琛要肯定他清楚明白。

「明天...不丟主人的架...做好奴的....身份。」程其喘噓噓回答。

「很好。」鄭言琛坐在床邊,輕輕扶起他,拿走他後面的按摩棒,用手為他套弄下體。

「去吧。」鄭言琛向他耳語,又啃咬的耳朵。

「嗯啊~」全身瞬間繃緊之後,馬上放鬆,身體變得無力。

「嗯哈...主人...」程其在喘息,享受著過後鬆弛的快感。

鄭言琛一直抱住他,吻一下他的臉頰:「我替你換衣服。」程其躺在他的懷裡,盡情享受鄭言琛的溫柔,他最喜歡這個時刻,每一次都被鄭言琛帶到雲端,他掌握的痛和麻剛剛好,每一次都讓程其很滿足,身體滿足,心靈也滿足。


「謝謝你,我的主人。」感覺到程其真心向鄭言琛道謝。

【待續】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