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

【耽美SM】大學生的輕口味II-第二章: 愛情不一定是一凹一凸

他們出門,鄭言琛幫程其換上乾淨的衣服,但沒有讓他換上內褲,是沒穿內褲就直接穿上牛仔褲,裡頭空空的感覺程其好不習慣,感覺新鮮又羞恥。鄭言琛說要讓程其無時無刻知道自己的身份,才不準他穿內褲外出。程其一下子就臉紅了,他走起路是特別彆扭,牛仔褲粗糙的質料一直磨擦著自己的下身,每走一步都似給自己一下刺激的快感。

「怎樣了?」鄭言琛明知故問,吃吃在笑,眼睛不懷好意地瞥向程其的下身。

程其保持臉紅:「可以怎樣了...感覺好...擠。」程其有點不憤,可愛地噘嘴投訴一下。鄭言琛看見他這張難耐的樣子心情十分愉快,他把手放在程其的肩上,就似是一對好兄弟在街上逛的樣子。

他們上了一間吃杭州菜的飯館,叫了幾碟小菜和四碗白飯。程其在酒店房間出來之後,一直很乖,鄭言琛要茶,程其馬上倒茶,鄭言琛要餸,程其馬上夾餸給他。程其每為鄭言琛做完一件事,都等待著他那一句輕聲的「嗯」,恍惚是對他至高無上的讚揚。鄭言琛不時更偷偷摸摸他褲襠的位置,害得程其又不敢躲,乖乖給他隔著毛料非禮自己,全身抖擻一下。四人之中,最錯愕就是顧壯,他恍惚看見程其腰後長有尾巴,不停朝著他愛人的方向,高興地左右擺動。

「程哥真是人不可以貌相。」顧壯吃吃在笑,為鄭言琛倒了一杯小酒,鄭言琛托手,向顧壯一敬,乾了。

「不要亂說話啦。」嫣兒用他的粉拳輕打顧壯的手臂。

「我哪有?」顧壯看看程其,以為程其會出聲,但程其反而無視他,因為這個桌面上,他的發言權也是歸鄭言琛。

「怎麼說呢?程其的性格和外表都一樣的可愛。」鄭言琛笑言,程其抬頭看一眼他,又瞬間低頭,害羞的反應十足一個小女孩。

顧壯又倒酒給鄭言琛:「不是啦,剛剛看程哥的樣子,好像站在高處的巨人一樣,但是在這桌子上呢,就像琛哥身邊的一頭小貓。」顧壯站起來,說得眉飛色舞,手擺上擺下,用手比劃座高山,又學小貓的動作,誇張地演說著。

「哎喲,你醉啦!」嫣兒把他拉下凳子坐下,又尷尬跟鄭言琛說聲不好意思。

「沒關係,今天高興嘛。」語畢,鄭言琛又喝下一口濃濃的酒,程其開始擔心,他會不會好像顧壯醉了?

「而且,程其的確是我家的小貓。」鄭言琛意味深長向顧壯說。

「怎麼說呢?」顧壯又站起來,好像不站起來就無法說話一樣,被他氣壞的嫣兒又拉下他。

鄭言琛挑起眉頭:「程其,叫一聲。」

「哦?」顧壯好奇地看著程其,程其被他看得不舒服。

「不好意思...程其哥。」嫣兒好忙,又把顧壯拉回自己的身邊。
「程其,聽不見我說什麼嗎?」鄭言琛淡然在說,自己倒了酒,又喝掉一杯。程其抬眼,他醉了嗎?鄭言琛和他直視,眼睛和平常一樣凌厲,但氣勢更凌人,不哼一語,光是盯著程其,也似在威脅指責他。程其馬上低下頭,顧壯也把頭埋過去。

「程其...」要鄭言琛作第三次提醒,事態就會嚴重。

程其馬上輕輕叫了一聲:「喵...

「不像。」鄭言琛不滿意。

程其硬著頭皮,頭也壓得低低,同時受到顧壯奇怪的視線,大聲喚叫:「喵~」

顧壯大力鼓掌起來:「琛哥,你真行!」然後給他一個大拇指。

鄭言琛得逞地一笑:「來,程其,學貓爬兩圈。」哈?程其看著他,十分疑惑。

「哎呀!琛哥也醉了!」嫣兒十分困擾,顧壯又在嗅他的頭髮,嚷著要看程其學貓爬。嫣兒馬上叫店員結帳。

程其抬眼看著鄭言琛,鄭言琛的樣子沒有點醉意似的,還繼續自己倒酒,自己喝。鄭言琛喝下一杯後,他輕笑,指頭撫著杯邊。

「程其...」鄭言琛情深看著他,有一股無法形容的魅力一下子攝去程其的心靈。

「你真是不聽話的奴兒。」鄭言琛的強硬讓他覺得他是地上的王。程其不敢看著他,怎樣醉後的他更有尊貴的王者氣派,程其最想屈服在這種人的腳下。

瞬間,鄭言琛一下子挽住他的頸,手指在抓住他的頸背,就似抓住一頭小貓。鄭言琛把他捉住近自己,然後輕輕在他耳畔說:「我叫你,爬。」下一秒絕情推開了程其。程其的雙眼無法從他身上移開,內心的灼熱無法減退,讓想臣服在他的腳下,被他踩著。程其從椅子下來,慢慢彎曲雙膝。鄭言琛從眼底盯他一下,不屑地一笑,繼續喝自己的酒。程其輕輕在他的腳邊脆下。

突然被嫣兒拉起!

「程其哥你也別跟他們瘋啦,這兒是公共場所啊。」嫣兒用力挽住他的手臂。程其突然醒過來,張望四周,幸好大家都好似沒有留意,因為原來有很多枱的客人都酒得醉醺醺,在胡鬧著。

嫣兒走著,不時用力敲力顧壯的頭,教訓他幹嘛喝醉了。顧壯又發酒瘋,捉住嫣兒,要吻嫣兒的樣子。嫣兒推開他又不是,扶住他又會被他拉過去強吻。最後顧壯好像成功嘴對嘴吻了嫣兒,他也安靜下來,軟趴趴任由嫣兒扶他。相比之下,酒醉的鄭言琛冷靜得多,扶也不需要扶,自己安靜地走著。但他每一步都氣勢磅礡,就似皇帝出巡的樣子。程其看他威風凜凜的樣子,他也醉了。

嫣兒已經無法帶他們回到酒店,因為顧壯真的比他壯很多,去完酒店再回家,他一定會死掉。嫣兒說了句不好意思,稍微指示一下路,兩個人東倒西歪走了。程其其實不懂路,但很神奇,鄭言琛他懂。到底他是不是醉了,還是剛才他裝醉?

他們回到酒店房,程其馬上倒了一杯水給他。程其跪在他的身邊,擔心又疑惑看著他。

「怎樣了?」

「主人...你是真醉還是假醉?」

鄭言琛彈了他的額一下,叫他笨蛋:「真的,但走回來時被海風吹到酒醒。」

程其真的覺得好神奇,原來有人會醉得不似醉的樣子。

「那時我清醒,只是有點控制不了自己的慾望。」鄭言琛也感到有點不好意思,想不到真的開口叫他在公共場所跪下來。

「不要緊!主人很帥!」程其雙手放在他的大腿上,高興跟他說。剛剛看見鄭言琛的另一面,程其覺得賺了。

「傻瓜。」鄭言琛又彈他的額,程其吃痛,跪坐在地上,揉著自己的額。鄭言琛接著說:「我很高興,想不到你真的跪下來。」鄭言琛吃吃在笑。

「我不僅明天不丟主人的架,做好奴的身份,我以後也不會丟主人的架,做好奴的身份。」程其跪直跟鄭言琛發誓。

「是嗎?我先聽著。」鄭言琛捏他的鼻子。

「真的!我以後會做主人的乖小奴。」

「嘖,你這個任性的傢伙,我才不信。」

鄭言琛從床上起來,同時拉起程其,摟著他的腰,二人靠得十分近。現在程其才能嗅到鄭言琛身上淡淡的酒味,好香甜。

這刻的空間好像只得他們兩個人,從對方的瞳孔裡看見自己傻氣的倒影,深淵的黑瞳只有你存在。

「幫我洗澡,我站不穩。」鄭言琛笑言,感染到程其也笑起來。

「主人不是不會說謊嗎?」

「我說真的,你相信不信?」鄭言琛靠近,吻一下程其的鼻子。

「不信。」程其搖頭說著,他手放在鄭言琛強而有力的手臂,輕輕用指頭撫摸。

「不信主人,要懲罰你。」鄭言琛笑言,印上人他的唇上。雙唇相疊,互相搶奪對方的空氣,擾取對方的銀沬。空間在他們唇間流竄,是甘甜的,又是幸福的。稍微放過對方的唇,舌頭帶有不分你我的銀絲,互望相見一笑,再如蜜一般甘甜纏繞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早上,昨天忘了關窗簾,陽光射入房子內,程其首先被照到,擦拭眼睛就起床了。程其看見身邊的男人,仍在睡著,他甜美一笑。雖然可以看見完美的枕邊人是一件美好的事,但程其是有點氣餒。原本以為昨天鄭言琛會進入他的體內,但用手互相磨蹭後,再用嘴巴替他做多一次,就沒有了。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被進入...程其抱著枕頭在床上滾動。

「一早就不要動來動去。」低沉的聲音從邊響起,鄭言琛一手摟著程其,把他緊緊抱著。程其一抬頭就可以看見鄭言琛。鄭言琛閉著眼,但感覺他起來了,只是在閉目著神。

「主人,早安。」程其的手也竄入鄭言琛的腰間,摟抱著他:「要不要早上的吻?」鄭言琛的手都開始活動,他的手摸到程其的屁股,輕輕在揉。

「嗯。」鄭言琛的聲音還沒開,用喉嚨回答他。程其微笑,送上他清純的一吻,輕輕印在他的唇上。

突然,鄭言琛起來,推倒了他。

「哇!」程其驚訝地被壓在床上。鄭言琛笑而不言,爬上程其的身上,拿起他的手腕,以單手把程其的手鎖在床頭上。

「主人...」程其吃吃在笑,他都動不了。

「主人教你什麼是吻。」語畢,鄭言琛低頭,深深吸取程其口中的空氣,舌頭如同滑蛇繞入他的口腔中。

「嗯...」程其被吻得挺起腰,接近鄭言琛的身體。吻一輪後,鄭言琛停下,看著在自己身下喘息著的程其。

「到你。」鄭言琛說。程其俏皮地搖頭,馬上引來鄭言琛另一手的偷襲,鄭言琛手拍打的屁股一下,對他的屁股又揉又捏:「不聽話?」

程其吃痛,笑著點點頭:「聽話了、聽話了。」程其躺回枕頭上,深呼吸一下,然後主動仰頭吻上鄭言琛,學習他的動作,用舌頭抵著他的舌頭。但程其不夠氣,很快就想停下來,鄭言琛放鬆手,雙手捉起他的臉,追著他來沉醉地吻。

「嗯哈...快缺氧...」程其呼吸紊亂。

「舌頭有力得多了。」鄭言琛摸摸他的頭誇獎他。

程其得意起笑了一聲,鄭言琛捏捏他的鼻子。

這樣的早上是最幸福。

這天程其以為可以和鄭言琛四處走走,鄭言琛卻嫣兒拉走。嫣兒和顧壯很早就來到酒店,仍舊他們在吵吵鬧鬧,顧壯好像又惹嫣兒不高興,在他後面又哄又求,就似一個求老婆原諒的老公。程其看見這個情景,又偷偷看鄭言琛,輕嘆息一聲,要是他惹怒了鄭言琛,鄭言琛才不會像嫣兒站在原位,聽他的解釋,他一定轉眼間不理他,走掉了。

「言琛哥,程其哥,早啊。」嫣兒看見他們才臉帶笑容,顧壯似乎想起剛才自己的醜態,不好意思地向他們招招手。

「早。」鄭言琛穿上休憩的POLO上衣,明顯嫣兒是看得兩眼發光。

「早啊。」程其上前一步,微笑跟嫣兒打招呼,就似護主的小狗。他是跟嫣兒在說,這個男人是我的。嫣兒笑起來,擺擺手。程其不高興把頭轉到另一面。

「你幹嘛啦...」鄭言琛無奈拍拍他的頭。事實上,程其的可愛反應都看入鄭言琛眼內。

「沒什麼...」程其低頭失落。

他們一起吃早餐後,程其才知道今天的行程。

「我們分開行動?」程其錯愕地睜大眼睛。原來今天鄭言琛和嫣兒要去一個地方,然後顧壯帶程其去別的地方看看。

「顧壯會帶你去好吃的東西,別擔心!」嫣兒微笑道。程其心裡大吼,根本就不是這個問題,他來這兒是和鄭言琛去旅行,不是和顧壯去旅行。程其沒有哼出一聲,反正他說不,鄭言琛也不會被讓跟他,怪得不他要求自己今天要乖乖,不要丟他的臉,做一個乖奴。鄭言琛一早預計今天陪嫣兒的。程其心情不好,馬上板起面來,提起茶杯和放下茶杯也蠻大力,把茶都溢出杯子的外面。

「程其。」鄭言琛皺起眉頭:「收收你的脾氣。」程其錯愕睜大眼睛看著鄭言琛,幹嘛不讓人發脾氣,把氣屈在身體會氣壞!程其扁著嘴,什麼也沒說,連東西都沒胃口吃了。在旁的嫣兒和顧壯都不好意思出聲,特別是顧壯,他臉有難色,待會兒要和這樣子的程其單獨相處,真令人感到莫大的壓力。鄭言琛再沒有理會程其,大家都吃飽後,他連再見也不跟程其說,轉頭喚了一架時租車,扶住嫣兒的腰上車了。程其看著親暱的他們,內心的怒氣也想爆發。

「程哥,我們也上車吧...」顧壯怯生生問。

「不啦,我回酒店。」程其揮一揮手就走了,但他走了幾步就知道自己是完全不懂路,步代慢了,為了讓顧壯追上來。

「程哥,不要讓我難做啦,小志會怪我的啦...」顧壯搔頭。程其轉頭看,看他長得高大,想不到他會怕m屬性的嫣兒。

「你不怕嗎?」程其站住質問他。顧壯被他的氣勢嚇一嚇,這樣看起來,程其很似一隻母獅子。

「我要怕什麼...」顧壯想不明白。

「嫣兒啊!他和主...鄭言琛的關係,你不知道嗎?」程其再上前半步,威逼顧壯去承應他是害怕的。程其很需要一個人,和他站在同一陣線,然後說說那二人的壞話。不過,顧壯這時嘆了一口氣,然後搖搖頭。

「小志他雖然很兇,又經常罵我,但我相信他啊。」顧壯的眼神流露了對嫣兒的心意,無論嫣兒生氣得臉紅赤耳,還是委屈得淚流滿面,他都喜歡這樣子的嫣兒。

「你!」程其連手指也伸出來,指著顧壯的鼻子,但又想不出可以說什麼,瞬間放下手,獨自在生氣。顧壯都不知道要如何處理,嫣兒沒有教他如何處的程其生氣。顧壯偷偷發了wechat給嫣兒。程其從牆角找到一顆小石,然後踢出馬路,「叭」一聲,石頭被車輛輾過。程其不高興「嘖」了一聲,找到第二顆石頭,誓要踢中一輛車子為止。

哎喲,別這樣子啦,程哥。」顧壯拉住程其的手,把他遠離大馬路。要是程其在生事,吃苦的只會是顧壯。顧壯的wechat響了提示音,他心裡想,大好了,得救了,但一看訊息,臉一沉。

嫣兒:言琛哥說不管他,把他扔在街上就好了。

顧壯都汗顏,程其又跑去馬路旁。

「程哥啦...不要這樣啦。」顧壯拉住程其,程其一臉不滿,把顧壯的說話都不聽入耳。顧壯大大口嘆息,想著昨天的事,難道那是夢嗎?他明明記得程其是很乖很聽話。

「你都不想想他們現在幹什麼...」程其盯著他來說。

「可以幹什麼呢?」顧壯真的想不出,無奈反問他。

「就是!...他們平常也會幹的事件啊!」程其生氣向他大吼,他還記得第一次看鄭言琛調教,當時那個人就是嫣兒。嬌柔、可愛、懂事又聽話的嫣兒,深深刻入他的腦海。鄭言琛最喜歡這種又乖又誘人的奴兒!

「你是說sm的事嗎?」

「你知道還要問?」程其狠盯他,還以為是嫣兒沒告訴他知,他不知道。

顧壯尷尬地笑:「我當然知道啊...我是小志的男朋友嘛。其實啊...小志他...是來叫我...

「別在吞吞吐吐可以嗎?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!」程其心情不好,弄得連耐性都沒有。

「那個...」顧壯顯出他的窘態,扭捏的樣子:「我是想問問你怎樣做...

「做什麼?」

「就是...那種事...」顧壯低頭抬眼仔細觀察著程其的反應。

顧壯是個送貨工人,他經常送貨的公司中,看見一個新入職的男生,就是嫣兒。顧壯一看見他,就感覺到「就是他」。顧壯花了好幾個接近嫣兒,起初嫣兒都不理他,但是慢慢被他打動了。雖然現在嫣兒的家人仍然很反對,但他們總算在一起來。

「不錯啊,挺好的愛情故事啦。」程其在顧壯車子裡,啃咬著南瓜餅。

「我們因為...那個事...大吵過啦。」顧壯說靦腆說著。

交往之後,顧壯發現他另一個微博,在他的電腦上也有很多奇怪的樣子。他開始問嫣兒的過去,嫣兒總是打發他,顧壯就愈來愈覺得奇怪。

「不是交後前就應該清楚對方的過去嗎?」程其和鄭言琛都沒有這個問題,因為他們同為中學同學,過去怎樣的他也清楚。這個問題連顧壯也回答不了,不過愛情這回事就是沒有規約,有人交往三天就結婚了,相比之下,他們也是正常。不過sm這種事,應該在交往前跟對方說清楚比較好吧,起碼對方有心理準備。另一方面,程其也明白為什麼嫣兒會不說,可能他真的好喜歡顧壯,要是他知道自己過去自願被男人虐待過,顧壯有機會覺得他是個變態而離開他。在這個世上,像程其和鄭言琛這樣一凹一凸並不常見。很多人仍然接受不了sm,所以自己喜歡的人沒有這方面的嗜好也正常,所以論壇的人都說,愛情就是愛情,調教只是調教,二者不能亂。

當顧壯知道原來嫣兒有種的嗜好,馬上瘋了一會。他捉了嫣兒去醫院檢查,看看有沒有性病,結果還未出來的時候,顧壯就把他當成有病一樣,回家也要帶口罩。心情壞到極點的顧壯,不時還是侮辱嫣兒。嫣兒也受不住,但是又回不了家,因為跟顧壯在一起的事跟家鬧翻了,又剛從香港回來杭州,朋友也沒有,嫣兒在公園睡了兩晚。

顧壯說著自己也覺得難受,當時是他苦了嫣兒:「可是,他在杭州也有所謂的主人。」嫣兒沒有找他的主人們去幫忙,寧願自己睡公園。顧壯看見報告出來,嫣兒什麼事也沒有,內疚了,反省連日的行為覺得自己很無恥,結果他去找嫣兒。問嫣兒為什麼不找人幫他,嫣兒只是哭著說,因為你不喜歡我去找他們。就算是吵架了,自己離家出走後,也是顧慮到他的心情,那時候顧壯覺得自己真的很錯,錯得很,他決定以後好好照顧嫣兒,補償他。

「所以,他現在跟那邊的人都斷絕了。」顧壯微笑,看著他倒後鏡上面的掛飾,很簡單的平安符,四周勾上幾個同心結,應該是嫣兒送給他的。

「那不是很好嘛。」程其微笑,他恍惚感受到愛情的微妙作用。有人為了愛人而開始接觸sm,但亦有人為了愛人脫離這種遊戲。因為是自己所愛的人,所以甘願為他忍耐,甚至為他改變自己。

「不過...」顧壯嘆了一口氣:「我們並不是太愉快...」顧壯說是不「性」福,淡如平水的性愛對嫣兒來說已經是沒有什麼作用,因為這種事又罵了好幾次架。程其瞬間聯想到自己第一次被鄭言琛打屁股,當時也吵架了,幸好最後和好。程其拍拍顧壯的肩,他都明白那種滿足不了對方,又想滿足對方,自己做不到的同時,又覺得對方有種嗜好是一種變態的感覺。

「那...你想問我什麼?」程其見顧壯願意坦誠相對,又和嫣兒又愛得如此轟烈,盡他的能力幫幫顧壯。

顧壯有半點難堪:「平常...你跟琛哥都怎樣玩的...」程其的眼神不自覺飄到別處。雖然程其說是幫忙,但他沒有打算把自己的性事拿出來分享。

「拜託啦...

「拜託你個頭!」程其羞澀地大吼:「唉...你幹嘛不自己去找找網站學習一下。」顧壯說看見那些圖就受不了,就算是按住去看小說,那些小說誇張得難以讓人覺得有信服,完全是挑戰人體的極限。的確,讓一個對sm一無所知的人走進這些地方,真的是花花世界。而且嫣兒完全沒有打算幫他,因為現在的他一談到性事這方面就生氣,不想和顧壯談。程其拿出手機,嘆了口氣,找到一本小說。

「這個...《跪在你站在的地方》你應該可以看下去。」程其把手機拿給顧壯,顧壯睜大眼睛說謝謝,也在自己的手機查一查。

「你去買一本吧。」

「有啦!有網上版。」

「哈?」程其搶來看看,想不到還真有網上版,自己還呆呆地買了一本:「你去買啦!支持一下作者也好。」

「好、好、好,程哥不要生氣。」

程其就被顧壯帶到不同的地方吃東西。他們變得熟稔,顧壯在短短的時間瞭解到他是一個怎樣的人,總之你不是鄭言琛的,就別想要他會乖乖聽話,顧壯覺得他有點似他的老弟。到了下午,顧壯收到電話,原來嫣兒和鄭言琛的事已經辦妥。

「他們在搞什麼?」程其一知道鄭言琛要回來,又想起他今早拋下自己的事,獨個兒在生悶氣。

「你待會兒就知道。」顧壯尷尬回答。

程其瞇起眼,不懷好意盯著他來看。

「誒,我們到。」幸好剛到酒店大門,顧壯脫險一樣笑言。

顧壯把車子停下,看一眼嫣兒,又不好意思低頭。嫣兒瞬間就知道顧壯跟程其談了,看一眼程其,臉已經紅了,但還裝著沒什麼,在跟鄭言琛談笑著。程其原本也想裝生氣,好讓鄭言琛知道他有多失落,但一看見鄭言琛,很自然心裡有一陣暖意,舒服得從心裡笑出來,他咬著下唇,羞澀低頭,以輕快的步代走到鄭言琛的旁邊。

「小狗乖嗎?」鄭言琛摸摸他的頭。

「還好...」程其說,他知道顧壯不時發短訊給嫣兒,有一大半也是嫣兒叫顧壯報告給他,好等鄭言琛知道程其的情況。鄭言琛見他俏皮的表情,一下子就扯住他的耳朵:「又發脾氣吧。」

程其被拉扯得痛痛,頭也側在一旁:「嗯!......我只是心情不好!」

「顧壯是嫣兒的東西,才不是你的,你憑什麼心情不好就把脾氣發在別人身上。」鄭言琛教訓他,沒有放手他耳朵的意思。

「嗯!」程其都耳朵都變紅了,他看著顧壯和嫣兒,二人都尷尬地裝看不見,吃吃笑著談天著,但他們的眼睛明明是瞥向這兒。程其的頸根也紅起來:「我知道了、我知道了,我道歉...」鄭言琛滿意地輕哼一聲就放開手。程其揉著耳朵,心喊著,鄭言琛幹嘛出手這麼重。不過程其都知道今早吃早餐已經把他的生活素質大大降低,那個時候,他就知道鄭言琛幹嘛不罰他,原來是等在這個事情,讓他好好瞭解到什麼叫丟架。

程其走到顧壯面前,聲音不敢輕,待會兒要說多篇又麻煩了:「對不起,顧大哥,我是在耍脾氣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」顧壯和嫣兒面面相覷,果然要鄭言琛才能治到任性的程其。

「不要緊......快去準備一下吧,我們要出發了。」顧壯擺擺手,另一手不自覺摟著嫣兒的肩,但又被嫣兒搧開,叫他不要在外面摟摟抱抱。程其疑惑,轉頭看鄭言琛,鄭言琛帶有色情意味的笑容,程其看見這個笑容,又擔心又期待。

鄭言琛和程其回到房間,鄭言琛吩咐他洗乾淨身體,無論裡裡外外都清洗乾淨。程其洗好後,鄭言琛難得出來迎接。鄭言琛溫柔地把他橫抱起來,根直不讓他雙腳碰到酒店的地毯。鄭言琛把程其抱在膝上,坐在床上,幫他擦頭。

「主人...」雖然被鄭言琛擦著頭髮很舒服,但程其皺起眉:「你是不是不要我...
鄭言琛一笑:「還真不能待你好,傻瓜。」鄭言琛捏著他的臉頰,又軟又鬆的。

「那麼到底待會兒是要幹嘛...主人突然這樣子,我好擔心。」程其的樣子被鄭言琛捏得可愛,他凝視著鄭言琛問。鄭言琛把程其的頭都擦好後,抱著他嗅嗅程其的頭髮,沈溺地往下一吻。

「嫣兒待會跟你說...」鄭言琛意味深長一抺微笑在臉上。

程其一張難以置信的表情,眼睜睜看著嫣兒,然後抬頭看在副架座戴上太陽眼鏡的鄭言琛。鄭言琛一臉自然,從倒後鏡盯梢他一眼,又把注意力回到馬路上。車上,只感受到顧壯把車速慢慢減慢,以免發生危險。程其低下頭皺眉,指甲都陷入自己的手心,皺頭緊鎖。


「程其哥,放心吧,那只是場遊戲,不是真的。」嫣兒擔心地勸他。

【待續】

4 則留言:

  1. 好棒的故事,謝謝你。期待後續創作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居然唔知唔覺就2年...
    加油!

    回覆刪除
  3. 以前的短編都沒,能重po上來嗎~

    回覆刪除